主页 > 教育新闻 >

探访假期托管班:餐食卫生堪忧 安全隐患突出

“孩子放假了,我比她上学时还忙,送托管班、兴趣班,除了上班,我都忙在接送孩子上托管班的路上了。”暑期原本是一个孩子们可以玩嗨了的日子,但大多数上班族却因为无人看娃,无奈把孩子从学校、幼儿园转移到托管班、兴趣班。但是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分散在写字楼、居民楼的各种各样的托管班却参差不齐,安全隐患尤为突出,送或不送,都让家长两难。

写字楼托管班

试听一节课吓坏家长

市民黄先生的儿子今年9月将升入小学一年级,从6月下旬开始,幼儿园毕业仪式结束后,孩子们迎来了假期。考虑到即将上小学,黄先生准备让儿子利用暑期到兴趣班学习汉语拼音。在幼儿园门口,黄先生的妻子收到一张暑期学前班的宣传单,黄先生随后带着孩子一起去试听了一堂汉语拼音课,这一试听吓了黄先生一身冷汗,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汉语拼音课教得倒是不错,但这学前班的环境可太差了,课堂在写字楼的开放环境里,课堂外面没有保安,厕所是整个写字楼公用,就连孩子的午饭也不是正规餐饮企业做的。”

最让黄先生担心的是学前班对授课老师是否有教师资格证这个问题语焉不详,黄先生说:“我跟我媳妇儿说了,如果孩子要在这里上课,那我班都别上了,整天在门外守着孩子我才放心。”黄先生表示,这个写字楼里基本上都是各种各样的兴趣班、托管班,尤其是下午五点左右,孩子扎堆儿,安全问题更为突出。

空间狭小仿佛“鸽子笼”

上周末,北京晨报记者来到黄先生所说的位于东城区夕照寺街附近的这处写字楼,从外面看,它与其他楼宇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走进楼内便会发现这栋写字楼仿佛是被托管班、兴趣班“承包”了,大部分班级均位于二楼以上。

一层大堂处有一名保安,但是当记者进入写字楼时,保安并没有询问记者的去处或者登记,记者很方便地就乘坐扶梯到了二层。如果把二层空间比作一个办公区域,那么众多托管班就是办公区的一个个工位,狭小而局促。记者数了数,仅仅二层就分布着大约十来家兴趣班和托管班,美术、音乐、书法、围棋……各种课程一应俱全。

记者随意走进一家托管班,负责接待记者的老师明确表示,暑期托管班已经开班,每班大约有七八个孩子,一个月的托管费约1800元。记者在这个托管班走了一圈,感觉空气十分不流通,缺乏自然光。原来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空间,托管班划分为很多教室,有些教室既不靠近窗户,也不靠近走廊,全靠日光灯照明。尽管老师承诺会给孩子休息的时间,但是孩子们的休息室同样不通风,光线较暗,这样的问题同样是这座写字楼内其他托管班存在的问题。

人员混杂安全没保障 居民楼送餐卫生存疑

居民楼托管班老旧小区安全隐患多

除了写字楼,托管班也爱扎堆儿居民楼,尤其是那些靠近小学校的居民楼。家住朝阳的葛女士家是学区房,从家到学校走路不过10分钟,这也造成多个托管班在这里“安营扎寨”。不过葛女士认为,家长们选择小区内的托管班并不明智,她说:“我们这是老小区,出租户特别多,小区环境十分不理想,尤其是塔楼,每次坐电梯我都特紧张,感觉那些电梯都有些年头了。”每到开学季,来学校门口发托管班宣传单的络绎不绝。

经过家长们的介绍,记者来到位于望京西路某居民小区的托管班,与葛女士家小区的托管班相比,这个小区环境略好一些,托管班位于居民楼的一层,记者根据家长们的提示摁下门禁号码便可进入托管班。这是一个大的两居室,客厅和卧室均摆满了小课桌椅,每个房间大约有10多个孩子,据托管班老师介绍,这里只有一二年级的学生,高年级学生在另外一个校区。记者采访时正值孩子们的晚餐时间,孩子们的晚餐是盒饭,多位孩子称菜太咸,没吃几口便倒进垃圾桶了。

托管老师兼帮厨做饭

居民楼里托管班孩子们的餐食卫生也同样堪忧。市民郭涛先生为孩子咨询托管班时就遇到托管班的老师既辅导孩子功课,又下厨当厨师的情况。郭涛先生回忆说:“那个托管班的负责人是两位年轻女士,当时跟她们交流得还挺好,可是当我问到孩子的中午饭怎么解决时,其中一位老师居然说负责做饭的是她的母亲,就在班里的厨房给孩子们做饭。”当郭涛笑称,老年人恐怕忙不过来做那么多孩子的午餐时,“这位老师说,下课了她会去给母亲帮帮忙。”这样的托管班组合让郭涛十分不安,他说:“母亲给女儿做饭没什么奇怪,可是如果老师还去帮忙当厨师这实在也显得也太不专业,而且她也没有健康证啊。”经过左右权衡,郭涛先生放弃了这个托管班。

■新闻链接

北京开70余职工子女托管班

今年暑假,北京市总工会在全市厂矿、社区开设70余个子女托管班,并通过职工志愿者们的服务,辅助解决在职职工暑期孩子“看护难”问题。今年本市计划招募实名注册的首都职工志愿者20万名,其中就包括为托管班进行志愿服务。工会将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让有资质的教育机构在暑期为双职工子女开设托管班,职工志愿者也将根据各人的特长参与到托管班的服务中。预计托管班会覆盖政法、医疗、电力等多个行业。

■家长说法

送与不送真是两难

上班族江先生和妻子都是朝九晚五,平日里家里也没有老人帮助照料,孩子一放假就成了无人看管的小野马,江先生说:“如果不送孩子去托管班,就得我和她妈妈轮流带孩子去单位,去一个星期两个星期行,孩子放俩月的假,我们也不能带着孩子去俩月单位啊,即使领导没意见,同事们恐怕也不会太乐意。”无奈之下,江先生和班里的另一个孩子一起找了一家在居民楼的托管班。托管班里一共不到十个孩子,都住在小区,相互也都认识,托管班主要负责督促孩子完成暑假作业,至于教学方法和午饭是否卫生可口江先生已经顾不上了,他说:“我只希望孩子能别受伤,有人帮我照顾着就心满意足了。”

上班族郭先生有个想法,就是五六个孩子组成一个学习组,轮流到有家长照顾的组员家里学习,“包括完成暑假作业,轮流当小老师为其他组员讲解自己感兴趣的知识,这样既能锻炼孩子的自觉性,又能锻炼口语表达能力。”郭先生的想法得到部分家长的赞同,但却难以实施,“家长们主要担心孩子没有自觉性,害怕适得其反。”

面对需求量巨大的暑期托管市场和并不规范的从业规则,家长们纷纷建议,是否可由政府指定一些学校的教育资源弥补市场空白,市民丛女士表示,“这部分经费由家长出资,我相信为了孩子的安全家长们肯定都愿意。”

■专家说法

应设立相应的行业内规范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学校放假后,学生应该回归家庭或者社会,而不应该继续以教育的形式度过暑假。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托管班不是教育系统管理的范畴,而应该由社会上相关机构按照相关的行业规范来操作。但遗憾的是,多年以来关于社会办学的托管班相关规范一直没有形成,从而导致托管班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储朝晖表示:“中国父母有一种期望,孩子需要有人来管一管,一旦暑期没人管孩子了,托管班就应运而生,有了一定的生存空间。”储朝晖建议,托管班的形式应是多样性,而不是像目前这样的以学习为主的托管,“孩子们也可以去参加夏令营,到不同的场景中去生活、活动,这样对孩子的暑期生活同样也非常有帮助,而不仅仅局限于托管。”

■他山之石

天津 需要备案登记

去年年底《天津市中小学生校外托管班安全监督管理办法(试行)》实施,截至目前,天津市共有255家校外托管机构通过了消防、卫生等九部门联合检查,并取得工商管理部门颁发的备案登记证。《办法》出台后,各类托管机构都规范了自己的用人制度,辅导学习的人员也有了教师资格证,负责用餐的人员也有了健康证,孩子们在学习质量和食品安全方面都得到了保障。

南京 法院开班托管

今年暑假,南京鼓楼法院自办暑期托管班开学,为期两个月,有20多个符合条件的家庭报名参加。复兴小学拿出一间教室,并在工作日内每天派出一名值班老师,协助法院派出的一名辅导人员,对孩子进行学业辅导、监督他们完成假期作业,此外还会对孩子们进行围棋、绘画等兴趣培养。

美国 注重社会活动

美国孩子没有暑假作业。学费160美元的暑期学校里,游泳、野餐、打球和漫步是每天的必修课。在这些极具娱乐色彩的课程之外,最有美国特色的,就是对青少年参加社会活动的偏重。这一周的活动项目包括参观银行和警察局、学做面包、到医院去照料病人、到湖边去清理脏物。

法国 不留家庭作业

法国从小学到初中,学生的书就放在学校里,没有家庭作业。不少中小学校组织学生到法国西部或南部的葡萄酒产地进行工业旅游。

日本 教育部门主导

日本中小学生暑假生活比较丰富。在升学同样激烈的日本,许多学生利用难得的长假去野外游玩,观察自然亲近自然了解自然。教育主管部门在孩子的暑期活动中充当一个积极组织者的角色,或者组织孩子参观博览会,或组织孩子进行发明创造比赛。

韩国 学习任务很重

暑假一开始,大多数家长为了让子女补充落后科目的学习,制定了紧密的学习计划表和课外辅导时间表。韩国一项调查显示,44.2%的学生准备“预习下学期内容”,回答“复习上学期内容”的占24.7%、“英语(精品课)、数学重点学习”的占17.0%、其他占14.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01201512002

豫ICP备05017469号-1